联系我们

通讯地址:秦皇岛北部工业区揽月街33号

销售电话:0335-3568138

手      机:15032390083

售后服务:0335-3569315

            

         

企业资讯
您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资讯 >
声音丨中国如何在贸易战中取胜?

共青团中央

有态度 有温度 全网青年都在关注

视频来源:B站@科技袁人

导读

古人如果穿越到现在,会惊讶地发现,各国竞争的核心居然变成了科学这个最文明的成果。人类进入了这种状态,是令人欣慰的。因此,我想强调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科技是人类发展的正道,我们要走正道!

26:21

【科技袁人】在美国眼里,华为不怕“极限生存”,才是最可怕的。

视频来源:B站@科技袁人

2019年5月,世界最轰动的新闻是,中美贸易战重新激化,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尤其是,美国对华为公司宣布禁运。事实上,舆论对后者的关注还大大超过了前者。显然大家都知道,关税之类的常规手段造成的只是定量的差别,多一点少一点的问题,高科技才是质的差别,有没有的问题。

那么,华为怎么样了呢?大家肯定都注意到了,华为启动了全套的备用计划。我们在华为有不少朋友,他们告诉我,公司内部士气高昂,大家都有准备,不会轻易被打垮的。我感到非常荣幸和自豪,中国有这样了不起的企业,我们有这样了不起的朋友!

任正非

我正好在这里表个态:如果华为或其他中国企业推出自主操作系统、自主芯片的手机,我会将此看作一个加分项,优先选择。大家的机会来了!

表完态之后,让我们站在一个比较远的距离,从更长的视角、更大的格局来分析中美之间的贸易战。

最基本的一个观察是:中国在战术上处于守势,战略上处于攻势,而美国反之。

许多中国人可能感到很憋屈,觉得自己只是在诚实劳动,努力工作,美国就拼命地来打压。我完全理解和赞同这种道德义愤,同时我也想指出,站在美国统治集团的角度上,中国其实是不断地在进攻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经济体量、资源占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影响力等等都在变大。变大就是进攻,实实在在地压缩了美国的势力范围。中国的实力在很多方面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国家,跟美国处于同一级别了。看看中国在做的事情,又是推人民币国际化,又是开石油交易所的,在美国统治集团看来,不都是直奔美国霸权根基去的吗?因此,他们感到如骨鲠在喉,是很可以理解的。

对美国统治集团来说,中国的挑战比当年的苏联还要大。因为苏联只是在军事方面跟美国平起平坐,而在经济上一直跟美国有很大的差距,尤其在国际贸易中简直是原形毕露,最主要的出口产品除了武器就是石油,这种一条腿走路的对手比较容易对付。而中国是全面发展的,甚至在国际贸易中的份额已经超过了美国,这是美国从未遇到过的棘手对手。

我们可以用一个比喻,来说明大家当前的感受。中国好比一个圆,一个圆的半径越大,周长就越长。以前你关在自己的小院子里,连自己的领海都看不住,也就不想那么多事,现在却要关心国际航道的通行了。你感到越来越受拘束,其实这是因为你跟外界的接触范围越来越大。这属于“成长的烦恼”,大多数国家是希望有这样的烦恼而不可得。

说这些,是希望大家对中国和美国的处境有一个客观的估计。最近的一个例子是,美国说“中国推翻了以前的协议”。这虽然是脑补一个不存在的协议,但其实也反映出,在美国看来,中国的谈判立场比以前强硬了。这就是中国的相对实力上升的一个表现。

事实上,对于中美的分道扬镳,我的基本反应是感到高兴的,因为都在我预测的轨迹之内。2018年4月的中兴芯片事件时,我就写过一篇文章(中兴、芯片和技术战争 | 科技袁人),做过一期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2505577),希望大家借这个机会发展中国自主的高技术产业。这一年来,中国确实掀起了自主造芯片和去美国化的热潮。在这些方面,我感到很欣慰。

正因为这方面的意思我已经表达得很充分了,所以这次我想强调一下其他方面。

第一个基本点是:要对困难和代价有充分的估计。

现在全国绝大多数人群情激奋,宣传部门火力全开,这当然是很好的。但许多人可能有一种心理倾向,希望看到我们能化解所有的挑战,在任何一个领域里都有充分的备用计划。我必须提醒一声,这是不切实际的想象。

我的朋友宁南山写了一篇文章《美国禁令与华为极限生存简析》(美国禁令与华为极限生存简析 | 宁南山),做了很好的介绍。基本上,华为在许多方面的业务有保障,同时也在一些方面可能会受到严重的以至于毁灭性的影响,例如在笔记本电脑和旗舰手机方面。

在我看来,华为能保证骨干业务的连续性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成就了。我们不要奢望太多,要做好在某些重要领域付出重大代价的思想准备。用古人的话说,就是“临难毋苟免”。

这里的一个关键就是,我们需要认清科技的核心重要性

从宣传来看,许多专家的信心来自一季度经济数据之类的指标。这种论据的重要性,其实跟科技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经常会有这种情况:再多的技术落后的产品,也不如少量的先进产品。科技的重要性,在于开拓新的质,而不只是量的增长。对中国有信心是好事,但信心更多的应该来自中国的科技进步,而不是短期的经济数据。

只有事先认清困难,或者说料敌从宽,到真正短兵相接的时候才能沉着冷静,发挥出水平。而如果事前把事情看得太轻松,到发现代价超出预期的时候,就容易心态失衡,陷入混乱。这是我想强调的第一点。

我想强调的第二点,是摆脱天真心态

什么叫天真心态呢?例如有些人认为:“我们很少看到世界上其他主要大国有被掌握核心技术的国家制裁的担忧,似乎只有中国有这种担忧。”

为什么呢?因为:“在有能力设计生产尖端电子产品的国家里,只有中国一个国家和西方国家的价值观及政治制度相左。”

那么,这些人对中国有什么建议呢?他们的建议是:

“只要我们融入这个世界主流,以中国人的勤劳和智慧,站在别人的肩膀上,基于已有技术体系,完全可以研发、生产出自己的核心技术产品。……朝着这条正确的道路发展下去,我们一样可以像日本、韩国和台湾那样,研发、生产出不可替代的产品。”

这种建议,就属于典型的天真心态。首先,在道义上,这根本不是价值观和政治制度的问题,而是美国霸权主义的问题。然后,姑且不论道义,这种乌托邦式的幻想首先就不符合人性。或者说得学术一点,不是博弈论中的稳定解。

大家如果听说过博弈论,八成就听说过里面的一个核心概念“纳什均衡”(Nash equilibrium)。如果在一个博弈局面中,双方的策略都是本方在对方采取任何策略时最优的策略,那么这种状况就叫做纳什均衡。纳什均衡最大的特点是,双方都没有动机离开这个局面,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博弈的稳定解。

约翰·纳什(John F. Nash Jr.)

上面这些所谓“融入世界主流”的建议,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没有一个让美国停止讹诈的机制,所以这不是一个稳定的局面。如果美国单凭讹诈就能获取无限的利益,那他为什么不无限地讹诈你?漂亮话是解决不了这种现实问题的。

1953年,毛主席在《抗美援朝的胜利和意义》中说:“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刚才讲的博弈论,正好就是对这句话的一个注解。

由此可以引出我想强调的第三点:要敢于强力反击美国

毛主席最大的精神财富就是:敢于胜利,善于胜利。在毛主席之前,很多人的问题是连想都不敢想去胜利。例如汪精卫,在抗日战争刚开始的时候,他对抗战的看法就是,这是纯粹的牺牲和破坏,只是为了不把东西给日本人而已。连想都不敢想获得胜利,无怪乎他最后作了汉奸。

事实上,成功的基础条件就是,你首先要敢想。如果你只想跟美国互利共赢,那么以美国政府现在这些人贪得无厌的性格,他们会认定自己无论如何不会吃亏,然后无休止地损害你的利益。

什么能阻止他们这样做呢?什么能让他们认识到中国的利益不是好侵犯的呢?只有你真的给他们造成了重大损害,或者至少表现出了这种能力和意志。很遗憾,这是他们唯一听得懂的语言。

至于给美国造成重大损害的方法,可以包括而不限于经济、政治、军事的各种办法。我相信,只要大家愿意去想,以中国的实力,能够想出很多办法。最大的关键,就是你要敢于去想,敢于对美帝国主义迎头痛击。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的敌人只是美国政客,而不是美国人民。美国人民是很好的人民,中美两国民间的友谊是很深的。现在美国当权的政客穷兵黩武,恃强凌弱,信义扫地,成了中美两国以至全世界人民共同的敌人,这个大旗要拿稳。

由此可以引出我想强调的第四点:要发动反对霸权主义的国际统一战线。

美国政客现在的这些招数,纯粹是仗势欺人,违反战略与政治的基本原理。传统智慧都说“上下同欲者胜”,美国现在却是内部就打成一团。传统智慧都说“要把力量集中在主要方向”,美国现在却是四面出击,同时和世界几乎所有的国家做对。

最基本的,霸权手段今天可以用在中国身上,明天也可以用在俄罗斯、法国、英国、德国、日本、加拿大或者任何国家身上,这是明显的道理。实际上,美国这些霸权手段早已用在世界多国了。例如日本的芯片业和法国的阿尔斯通公司,都被美国的非市场手段整垮了。

对于霸权无赖,有一个故事叫做三家分晋,具有以史为鉴的意义。它是《资治通鉴》中记载的第一件事,春秋和战国的分割点。春秋末年,晋国主要的势力有韩、魏、赵、智四家,智家实力最强。智家贪得无厌,不断地向韩、魏、赵三家勒索土地。最终这三家联合起来,突袭智家,一举消灭了智家。事实上,韩魏赵三家的选择,正是博弈论的一个好例子。

三家分晋

有一件有趣的事,是美国在跟中国谈判时列出的条件,充满了各种“你不能做什么”、“我要做什么”。看着这么长一串蛮不讲理的单方面提要求的条件,我看到后面不禁哑然失笑:美国代表是不是从来没有问过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协议对中国有什么好处”?签协议是为了避免更坏的结果,但你这协议本身就相当于最坏的结果了,那我还有什么理由同意它?

最可笑的是,美国向中国要求减少3300亿美元的顺差,结果在第十轮谈判时,第三方欧盟来提意见了:如果中国运用行政计划的办法购买美国的产品,而排斥欧盟的产品,那么欧盟将会在WTO起诉中国。这个信息来自我的朋友、著名的国际政治学者金灿荣教授(https://www.guancha.cn/JinCanRong/2019_05_16_501782_s.shtml)。

这件事说明,美国贪得无厌地要求这么多特权,损害了所有人的利益,各国都看不下去了。实际上,这些荒唐的条件也可以反映美帝国主义者现在心中的恐慌,以至于口不择言。他们认为只有这种极端的条件才能阻止中国崛起,这本身就反映了实力对比的重大改变。

这就引出了我想强调的第五点:美国政府打出的招数都是伤人伤己的七伤拳。

在前面说的宁南山的文章《美国禁令与华为极限生存简析》(美国禁令与华为极限生存简析 | 宁南山)中就提到了,美国一旦做出禁运的决定,即使这个禁令在将来撤销,美国半导体公司在华为的份额都必将永久性地损失。

在宁南山以前的文章中,也多次讲过,中兴芯片事件以来,中国各个产业掀起了去美国化的热潮。以前大家买东西和投资只看质量和市场就行了,现在却一定要考虑被美国断供的可能性。如果有能替代美国的,那么这会成为一个显著的优势。这样搞下去,美国对中国经济和科技的影响力会越来越低,美国企业会遭到重大损失。

其实不只是中国,其他国家也长了个心眼。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经过这么多年的和平发展,各国好不容易形成了对跨国分工体系的信任,结果美国当权政客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就摧毁了。正如我的朋友、微博名人“V闪闪”指出的:

“特朗普这届政府很逗,所作所为给世界提了个醒,这些事后,所有具备能力的国家都会在想,由着美国单独这么蛮干,自己的产业发展和产业安全都没保险了,不能这样哦,得有狡兔三窟才行。”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韩国政府宣布,在2020年1月微软停止维护windows 7之后,将放弃windows 10,转而采用linux操作系统(https://www.tomshardware.com/news/south-korea-chooses-linux-over-windows-10,39380.html)。

从基本的人性就能想到,许多国家即使不跟美国明面上闹翻,也会默默地转过身去。美国看似通过蛮横手段抢到很多利益,但同时会默默地失去更多。当然,波音飞机卖不出去,是因为明明白白的安全问题,连“默默”都不需要了!

事实上,美国的企业既不是傻瓜,也不是意识形态狂人,他们的目的是赚钱。美国政府这些违反市场规律的招数,令美国企业苦不堪言。美国的七伤拳一出手,就已经给自己的利益、尤其是长远利益,造成了严重损害。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这一点。

对于中国的企业和科技界来说,这是一个建设自己的能力、自己的生态圈的好机会。以前你发展得再多,别人总是可以不承认,你也会担心它不真正属于你。现在虽然是从头开始,但你做到的,就全都是真正属于你的,可以扎扎实实地扩展。

历史上,有一些数学家曾经在坐牢的时候做出重大的成果,以至于很多其他数学家表示想到监狱里去专心证明难题。这正是对中国企业当前状况的一个类比。这样一个机会,也许我们原本并没有主动想要,但既然来了,就应该充分地利用好。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想强调的一点是:要把科技真正重视起来,作为所有工作的核心。

我们应该以此为契机,大力增加科研、教育和相关领域的投资,大力改进科研、教育和相关领域的体制,真正焕发出科研人员的创造力,培养出适合时代需要的人才。例如许多人吐槽的对科研人员待遇太低的问题、管得太死的问题,教育领域的所谓减负和素质教育最后却往往变成削弱理科教育的问题,现在都应该当作生死攸关的问题改掉了。

许多人提到,应对贸易战的关键是自己练好内功,进一步改革开放,建设更好的市场经济体制。这些意见都很好,我想强调的是:在这些内功当中,最重要的就是与科技相关的内功。

如果我们能做好这些,把中国建设成世界上最重视科技的、最尊重科学家的、对科学家最有吸引力的国家,那么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止我们,我们必然会成功。而如果我们口惠而实不至,在官样文章和老生常谈中浪费时间,因循守旧,那么再多的豪言壮语都没用,只会沦为笑柄。

我们应该选择哪种前景呢?我相信大家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视线再放远看,其实我们应当感到幸运,我们处在这样一个时代:核心的力量来自科学,而不是来自人口、土地、资源以至于穷兵黩武。

古代就不是这样,斯巴达、罗马和蒙古是典型的例子。实际上,进步的观念是个新事物。在人类历史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进步是极其缓慢的,而且还经常退步。在农业社会,丰歉无常使得古人很少把进步当作常态,循环的观念才是默认值。

例如宋朝王安石变法的时候,王安石和司马光争论财政问题。王安石说:“善理财者,民不加赋而国用饶。”司马光说:“天地所生,货财百物,止有此数,不在民间,则在公家。”

王安石

现在看起来,显然王安石是正确的,他具有超越时代的眼光。而司马光的错误,在于不知道这世上有个东西叫做“经济增长”。

只是在近代以来,指数增长才成为了常态,这在人类历史上其实是特例。

学过经济学的都知道一个“70法则”:如果一个量每年增长x%,x不是特别大,那么过70/x年这个量就会翻一番。对这个法则的证明很简单:设翻一番需要n年,也就是(1 + x%)的n次方等于2,那么n = ln2 / ln(1 + x%)。这里ln指的是自然对数,ln2 = 0.693。当x不是很大的时候,ln(1 + x%)约等于x%(这是微积分的一个基本结果),因此n约等于69.3/x,易于记忆的就是70/x。

根据著名经济史学家安格斯麦迪森(Angus Maddison)的《世界经济千年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11月第一版)表2-22b,英国、法国和美国的人均GDP在1700-1820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是0.34%、0.18%和0.73%,在1820-1913年是0.96%、1.13%和1.56%。工业革命时期的增长率在今天看起来简直像蜗牛一样,这是不是有点滑稽?

《世界经济千年史》

可是中国在1700-1820年的增长率是0.00%,完全停滞,在1820-1913年的增长率是-0.08%,还是下降的。正是由于这点看似微小的增长率差别,西方在这两百年里建立起了对非西方世界压倒性的优势。

2018年,中国的GDP增长率是6.6%。这个增长率意味着不到11年就翻一番,这是一个惊人的速度。更惊人的是,居然还有不少人认为这样的增长率太低了,中国经济要崩溃了,这真是令人彻底的震惊了!

指数增长为什么会成为近代以来的常态呢?根本的原因,就是现代科学的出现。科学最重要的成果,其实不是任何具体的知识,例如牛顿定律或者蒸汽机,而是系统的进步的方法,也就是科学的方法论:公理逻辑方法和实验试错方法。

在现代科学出现之前,人类的进步是模模糊糊摸索出来的,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处于自发的状态,而不是自觉的状态。在现代科学出现之后,人类的进步就变成明确的、自觉的、系统的探索了,成果可以积累,正误可以检验。从此以后,人类就获得了无限的发展空间,出现了一日千里的进步。

中国虽然错过了现代科学的起源,但这并不构成悲观的理由。事实上,我们完全可以对科学在中国的发展有乐观的期望。

科学最大的好处,就是它完全是讲道理的。任何人、任何民族、任何国家都可以学习科学,发展科学,科学的大门不会向任何人关闭。科学是真正意义的普世价值,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如果你会,那么任何人都不能让你不会,这是真正属于你的能力。

中国的人口高达14亿,相当于所有发达国家人口之和甚至更多。这取决于你把哪些国家列为发达国家,门槛定的有多高。如果中国能把如此丰富的潜在的人力资源充分利用起来,培养出相当于所有发达国家之和甚至更多的科技工作者,再加上把全世界的人才吸引到中国来,那么什么样的奇迹不能创造出来呢?到那时,谁如果说要把中国孤立起来,只会遭到大家的嘲笑,被孤立的说不定是他自己。

古人如果穿越到现在,会惊讶地发现,各国竞争的核心居然变成了科学这个最文明的成果。人类进入了这种状态,是令人欣慰的。

因此,我想强调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科技是人类发展的正道,我们要走正道!

星辰大海

Copyright © 新濠天地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18270号-2
通讯地址:秦皇岛北部工业区揽月街33号 客服电话:0335-3568138